原创/西幻/oc厨
除除草,沉迷考试,大概10月回归
 

考前最后的摸鱼,再不去念书我就凉凉了

摸了表情问卷,正好赶上今天老爹生日,于是强行贺图【x

【oc生日的时候大概可能也许会补上正式贺图【最近好多人生日,手速跟不上……

全文链接
 

全世界最好的CP@-镜眠野- 生日快乐!😘给你画了你在我世界观下的人设当贺图,虽然从你新历生日画到农历生日都还没画完……先把半成品发出来除除草,等我十月份考完试回来再填坑,先鸽了……(:3_ヽ)_

 

全文链接
 

我是繁羽,我在LOFTER

查看详情

全文链接
 

【闲话】2016写(画)手年终总结及归档

今年完全是一条咸鱼,写作文手读作画手,所以把文画都做成长图来总结。

一月

血与火的婚礼 

火歌者刹亚赫迦 

水歌者浮罗蕾依 

二月 金椴林迷梦 

三月 九圣徒 

四月 暗潮 

六月 龙眠之地 

十月 青铜与凤凰 

 

附赠 

原创西幻文手安利

悲剧主题10题

 

 

图一般只发在gacha,随意

 

p1选取了一些比较满意的片段【题目来源网络

p2p3是每个月的文章产出节选【有夹带硬盘文私货,图长竟然要我截成两段发

p4是每个月的画手总结【作死找了这个模板,对于指绘的我来说,横条图真是难拼

p5自己整理的圆形图表【这形状感觉可以直接印成徽章了

 

想说的话都写在图里了,感谢今年所有支持我的小伙伴们,明年也请一起加油!

 

 

全文链接
 

【短篇】青铜与凤凰

路已走过半程,巍峨的山巅可远远遥望,脚下却愈发崎岖难行。

在狼与夜枭庇佑的地方,连绵的群山如灰色巨兽低伏于荒原边境。部族居民给山脉冠以“烟与湖之眷女”的美名,可它比伽狄亚想象中的更为贫瘠和冷峻。如果说荒原里尚有枯朽的树木,干燥得稍微摩擦便能起火的磷草,稀少的植物蕴藏着这片死地仅有的生机,那么伽狄亚所涉足的烟山才是真正空无的领域。漫山遍野的岩石灰如鸽羽,棱角未经雕饰,如嶙峋白骨一般,延伸至目光所及的每一处,构造出一座座近乎垂直于地面的晦暗山体。

与死截然不同的是生——石缝里绽放出艳丽的娜索尔花,宛如一群风姿绰约的红裙舞女。就像那位隐匿山间的公主,人们用数不尽的长诗赞美她娇俏的面庞,晨露浸染玫

全文链接
 

来晒晒同人图,感谢@一歧将臣【比心】
3P修罗场慎入,又称一秒看懂我孩子们的关系系列,区别对待好伤人 _(°ω°」 ∠) 
七夕又可以愉快虐狗啦!走,去必胜客吃【七夕三人套餐】 罒ω罒 

全文链接
 

【设定】龙眠之地

以“苍龙”塞罗菲恩(Saerophan)为名的城市,远望如沉睡的巨龙,因此又名“龙眠之地”。

塞罗菲恩城建于海底,城墙遍布珊瑚与水藻,并有贝类栖息其间。城内数千座房屋呈曲线分布,白墙莹润如珍珠,屋顶覆盖亮蓝色的鳞状瓦片,在幽暗处依然闪烁粼粼波光。城中心的广场伫立塞罗菲恩的雕塑,模仿他在“潮涌之役”退敌时的姿态而造。这位熔金时代的最高王者衣袂纷飞,浅蓝长发随海风起舞,嘴唇微启,吐露足以卷起巨浪的音符。七座神殿的祭司反复演奏这首歌,与它第一次被唱响时相同,庇护臣民不受邪祟侵犯。“龙眠之地”是涌流者心中的圣城,他们终生渴望着与她相遇,再用漫长的生命来瞻仰她恢宏壮丽的荣光。

塞罗菲恩城诞生于最辉煌...

全文链接
 

【短篇】暗潮(序)

影子倏地掠过,闪烁起零星黑色的锐芒,像是晶石刀剑与玄铁盔甲的冷泽。几道影子从稀薄月光里探出,犹如欲绊住它脚步的锁链,又如蝰蛇滑腻的躯干,紧贴石墙与屋檐间潜行。狭窄的灰巷铺满阴翳般的常青藤,那蜷曲的触须细看之下,竟是利爪、獠牙和带弯钩的鞭尾,俨然是一群影子魔鬼挥舞双臂,试图凌空攫取目标。

然而被追逐的猎物,也有着相仿的模样。

他眼底的红潮尚未褪去,背后拖着一对被扯烂的黑色膜翼,手中长剑深如月影。祭血者被封锁的古老力量已然解开三层,染血虹膜使得幽邃处的细微异动更加清晰可辨,而次阶的复原术则让他飞向夜空。得益于此类神术对献祭人数的严格限定,此刻足以看出有多少性命葬身在他的剑下,才使得他的面貌与祭...

全文链接
 

原创西幻文手安利

gacha首发,原创文手安利活动应援帖。

 

西方奇幻作品以神奇瑰丽的想象力著称,在剑与魔法的世界里,精灵、矮人、天使、恶魔、兽人、龙等等幻想种族轮番登场,上演一幕又一幕精彩的舞台剧。虽是架空世界,却反映现实与人性。在天马行空的想象力背后,是对背景资料的无数考据和各个领域知识的积累。我作为西幻类文章的作者,将在活动最后推出我最熟悉的一部分作者,也算为安利活动打下一个完美的句号。

 

以下安利的是我所在的网络杂志社——云寂迦南杂志社的其中几位作者(排名不分先后)。

 

原创西方奇幻文章推荐

 

G单《原创西方奇幻文章推荐》

 ...

全文链接
 

【随笔】九圣徒

教皇老了。


光秃秃的脑门,耳后一圈稀疏白发,曾好像湛蓝穹顶的眼睛也浑浊不堪,蒙着层沧桑的灰雾。他的牙齿掉光了,耳朵也听不清祷告,繁丽的衣饰只衬托得他更加苍老憔悴。


那些与他同甘共苦的教友,为真理而殉道的信徒们,则早早侍奉在主的两侧,永远留在了青春里。


冠冕与节杖也注定属于年轻人。


老教皇卸任前,最后一次将钥匙插入几乎生锈的锁孔。他费力地拧着铁锁,铁门的雕花间布满蛛网与风雨侵蚀的痕迹,却不难看出极为精湛的工艺,正出自那巧能的圣徒之手。老教皇望见那少年站在黄金时代的末尾,跟从其他年长者转身离去,只把自己孤零零地遗落于颓丧又凄迷的现今。


墓园如几十年前一般寂静,偶尔有乌...

全文链接
© Feathers繁羽|Powered by LOFTER